郑州资讯网|郑州信息港-郑州最专业的便民信息网站
您的位置:郑州资讯 > 财经新闻

气候治理问题紧迫却遭遇资金紧缺

时间:2017-12-05 15:13   来源: 互联网    作者:山歌

今年年初,美国总统特朗普决定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对《巴黎协定》的未来以及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努力造成了很大的挑战。联合国主导下的全球气候治理模式是不是出现了问题?奥巴马政府承诺给GCF(绿色气候基金)的30亿美元也在今年6月份停止,这将对发达国家承诺的2020年前用于治理气候变化的一千亿美元有什么影响?美国目前正经历史上最严重的飓风,气候变化在这场飓风中又扮演了怎样的角色?8月30日,清华—布鲁金斯学会邀请了《巴黎协定》特设工作组联合主席、新西兰气候变化执行大使Jo Tyndall,北京大学国际组织研究中心主任张海滨,清华-布鲁金斯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齐晔进行了一场主题为维护《巴黎协定》工作方案进程:机遇与挑战的讨论。

Jo Tyndall对《巴黎协定》保持乐观态度,虽然美国退出《巴黎协定》,但她认为,《巴黎协定》是一个范本,是21世纪世界各国基于互信和透明而达成的多元又灵活协定的代表,它考虑到了各个国家的能力以及优势,随着时间的推移在不断的完善和改进,并且不具有强制性,支持各个国家广泛参与。由于《巴黎协定》在每一个阶段都进行了完美的规划,因此它拥有一种强劲和可信的指南,各个成员国可以根据自身的特点来落实《巴黎协定》。《巴黎协定》为人们找到了一条共同但有差异的路径和国家自主贡献方案。

张海滨教授提出,在2016年全球变暖仍在继续,全球冰川的缩减达到了历史新高,大气中的二氧化碳达到了400PPM。在联合国秘书长的一个报告中,发达国家承诺在2020年前拿出一千亿美元用于治理气候变化,但是现在这个数字方面的进展却只有一百亿美元,而且今年6月美国也停止了其承诺GCF的30亿美金,这占到了整体基金承诺的40%,因此目前全球气侯谈判和治理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应对气候变化的紧迫性和我们人类行动的缓慢之间的巨大差距。

就紧迫性而言,Tyndall大使提出,气候治理需要时间,目前很多国家已经采取了措施,比如美国的排放一直在下降,如今已经恢复到了1994年的排放水平,而且仍然在继续下降。气候融资不完全是从公共资金当中筹资,实际上的资金来源既包括公共部门,也包括来自于私营部门的资金。目前对公共资金进行放大,从而吸引越来越多的资金进入到缓解和适应气候变化的工作当中,并帮助发展中国家。张海滨教授提出,他去了位于韩国的全球气侯基金秘书处,在那里他听到,即使公共融资的数量非常小,但是在初期公共融资非常重要。随着时间的推移,公共融资的作用会逐渐下降,因此来自发达国家的初期公共融资非常重要。

Tyndall大使对2020年的气候融资非常乐观,她指出目前很大比例的资金已经筹集好。她用绿色债券市场来举例说明,这个绿色债券市场仅仅有几年的历史,但现在已经催生出了数十亿美元的资金规模,这会对发展中国家提供很大的支持。另外,她用新西兰的情况来说明,不是所有的公共资金都进入到了GCF(绿色气候基金),大部分的公共融资是融入到了具体的地区,也就是那些容易受到气候变化影响的发展中国家,这些国家需要强有力的绿色经济模式,所以这是其中的一个投资方向。虽然美国政府不会继续支持这个基金,但并不意味着GCF本身就不能运作了,它有资金和自己的网络,会继续来分配资金。美国政府的影响可能会使GCF资金的充足需要一定时间,但除了GCF,还有GEF(全球环境基金),GEF有自己的资金注入周期。Tyndall大使认为,美国的态度可能会引发一系列的影响,但要以不同的政治视角也理解这件事,要求同存异。

根据《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缔约方会议的要求,签约各国自主提出2020年后应对气候变化行动计划,称为“国家自主贡献预案”(DNC)。中国在2015年6月底提交了国家自主贡献文件,并确定了到2030年的行动目标:二氧化碳排放在2030年左右达到峰值并争取尽早达峰;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60%-65%,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达到20%左右,森林蓄积量比2005年增加45亿立方米左右等。到2015年10月,总共有146个国家向联合国提交了“国家自主贡献预案”,而NDC本身在国际上是没有法律约束力的,应该如何看待NDC各国决定的这种贡献额与巴黎协定把升温控制在1.5℃的要求之间的差距呢?如何去判断不同国家的表现成了问题。

目前在治理全球气候中也包括了很多非政府组织,那么非政府组织在巴黎协定的执行过程中发挥了什么作用呢?非政府国家组织是不是同中央政府一样重要呢?张海滨认为并不是。他告诉大家,在过去几个月他一直在联系北京和加州之间的气候变化工作组的人士,但是美国的工作人员告诉他,特朗普上台之后国家级别的气候合作就已经停止了。战略对话基础上建立起来的城市对城市的合作也停止了,因为特朗普不喜欢与中国进行气候变化合作,所以美国停掉了政府间的和城市间的气候变化合作,这是非常令人伤心的。

下个月金砖国家会议将在厦门召开,张海滨教授提出,在目前阶段金砖国家合作是至关重要的。如果美国的退出意味着特朗普不愿意发挥主导作用,那么将需要一个新的领导力,推动整个议程向着实现气候治理的方向发展,在这种情况下,金砖国家的作用也就凸显出来了。

联合国气候变化波恩会议将于今年11月6日到17日在德国波恩举行,Tyndall大使告诉大家,美国仍然会参与,并且派代表团参加波恩的会议,她认为这是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在其中发挥了一些作用,使得美国愿意回到谈判桌前。张海滨教授告诉“搜狐号”知世,波恩会议恐怕不会有明显的进展,美国做出离开《巴黎协定》这一决定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美国从中捣乱的可能性,但是接下来美国在波恩会议上的表现很值得人期待。

上周,热带风暴哈维在墨西哥湾上空演变成飓风,并于美国时间25日晚上9点45分左右在德克萨斯州科珀斯克里斯蒂的东北部登陆。目前哈维飓风已经造成了全美第四大城市休斯顿淹没,当地政府部门称已有至少11人在“哈维”引发的灾害或事故中死亡,近6000人主动前往或被营救至临时避难所。根据今日美国消息,哈维飓风可能是美国历史上代价最高的自然灾害,造成的潜在经济损失高达1600亿美元,相当于桑迪飓风(Sandy)和卡特里娜飓风(Katrina)造成的损失总和。很多人将气候变化归罪其中,但张海滨教授告诉“搜狐号”知世,气候变化在哈维中的影响目前还不能肯定,人为因素在其中的作用有被夸大,需要等待美国气候专家和宇航局的进一步分析。尽管海平面已经上涨,海水的温度也有所上升,现在的空气也变得更加潮湿,但我们还不能就气候变化对飓风哈维的影响得出明确的结论。飓风是颇为复杂的事件,既往的全球变暖在其形成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仍有待研究。

本站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