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资讯网|郑州信息港-郑州最专业的便民信息网站
您的位置:郑州资讯 > 财经新闻

船员15年工伤维权经历

时间:2017-12-14 12:40   来源: 互联网    作者:余梓阳

15船员年工伤维权经历【实录】

本文来源于一位网友投稿,其中的真实姓名都已省略或代替,这可能不是个案,可能也反映出了一些普遍问题。为了完整展现个人心路历程,本文未做任何改动。

本文可以作为一个引子,海员兄弟可以在下方留言谈谈自己的更多的亲身经历。

也欢迎律师朋友,法官朋友们对本文做出指正,另根据本文给出更多你们的建议,给海员们更多的帮助和支持。

本文配图均为网络图片,与本文所述事故无关

船员兄弟其实是弱势群体,尤其遭遇到拖欠工资,克扣工资,遭遇工伤时候我们一脸茫然,我们根本不知道应该怎么做。航运企业在经济低迷时期更会把航运风险嫁接到船员身上。当大家伙都沉默寡言,或者消极应对,一些黑心企业更会变本加厉。根本不会优先考虑船员的合法权益,只会优先侵犯。我在一私企船舶受到工伤,当时也是特别茫然不知所措。通过咨询律师,学习相关法律法规,跟公司交涉,去劳动局投诉等,最终拿到了部分相应赔偿。我今天把受伤经过和维权经历写出来,希望能够引起船员和船务公司的重视。希望航运公司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希望船员同仁能够受到启发用法律法规捍卫,维护我们的合法权益,而不是忍气吞声,怨天尤人。

2015年,我在南京一家私人海运公司的某某轮做三副。在此之前我在这条船做过水手,所以对这艘船的概况比较熟悉。这艘船当时给我开工资是每月六千元,工资倒是挺及时,每个月都能按时发。公司不给交社保,不提供劳保用品,起码是高级船员没有,普通船员有工作服和工作鞋,但是他们交接班时候要交给接班人员。可能在私人公司大多都是这样。公司不提供劳保用品,当发生工伤时,这是裁定公司过失的重要证据之一。

  •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船员条例》第四章第二十五条规定,船员用人单位和船员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参加工伤保险、医疗保险、养老保险、失业保险、以及其他社会保险,并依法按时足额缴纳各项保险费用。

  • 第二十六条规定,船员用人单位应当为船员提供必要的生活用品、防护用品、医疗用品,建立船员健康档案,并为船员定期进行健康检查,防治职业疾病。船员在船期间患病或者受伤的,船员用人单位应当及时给予救治:船员失踪或者死亡的,船员用人单位应当及时做好相应的善后工作。根据这两条规定公司是有错在先。

我所在船舶是一艘江改海的散货船,航线是长江到宁波定线。长江里最远航行到安徽池州,但大多是芜湖,南京。海上多是靠北仑,象山等。为什么我要说一下我们的航线呢,因为我们这个航线短,而且大多都是能够短时间得到岸基协助的,尤其发生紧急事情。我从受伤到做完手术只用了四个小时。如果在海上,离岸基比较远的可能时间就有点长了。

2015年,9月份我们船在安徽芜湖新港锚地抛锚。船东代表早上告诉我,让我去帮大副去舷外油载重线。按照规定可能这些活不该驾驶员去做,或者不该船东代表去安排,船东代表说出来碍于情面我只有答应,平常船东代表对我还是蛮不错了。况且做好防护措施没有什么大风险,如果拒绝了,大家面子都过不去,以后工作不好开展不说,而且容易让他认为三副不服从命令。大多数船东代表大于有关规定,在水手跪求的时期,三副地位向来不高,能够得到船东代表认可着实不易。如果什么事都论太清,估计下个航次就有人接班来了。这次为什么让我去干,主要是我们班水手还不知道,到码头就有人接他的班。在私企干,莫名其妙被炒鱿鱼太正常了。假如船东代表看不惯某船员,要想换人也是分分秒秒。

做好防护措施后我就在大副协助下去描好了载重线。做好以后,大副跟水头俩人就在船尾翻晒缆绳,由于过去我也做过水手,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大副,水头都是新来一个航次,相对来说还是需要熟悉船舶状况。领导在干,我视而不见走开不就太不礼貌了嘛!我自己承认有时候我对生活比较热情,看到他们有需要我也去帮忙。同事之间相互帮助也是传统美德。而且公司领导还经常教导我们同事之间同心同德,相互帮助。于是我就没有离开,帮他们一起搬弄缆绳。缆绳搞好以后,大副说要开舱,让舱内充分通风干燥。我们装水泥,对舱要求比较高,尤其不能有水,水泥受潮后货损较大。我们船的舱盖是链条折叠式,一块一块的摞在船头甲板。这样的老式的舱盖一人无法自行打开,要有三个人以上一起协作才能开启。当时大副跟我各在一轮处拉链条,防止链条卡住不能启动,水头按启动开关。这个水头是一名年轻退伍军人转海员,91年的,比我还小一岁。他是第二次上这条船,外面水手晋升水头没有什么业务考核,只要船东代表看着顺眼就可以干,当然他的服从意识比较强。如果水头一直按着开启开关就没什么事了,舱盖逐渐开顺了,就不会出现卡住的现象。不知道当时为什么,他在没有接到停的信号下,停止开启舱盖。由于空载船舶船头高于船尾,而舱盖又是叠放到船头,所以他的停启导致轮子无动力后倒转,我的手来不及撤出,小门手指的上节受到碾压。当时骨头被轮子压碎的声音特别清脆,那个声音已经盖住了轮子的声音。当时我很天真的想估计是骨折了。当我把手套摘下来后,白色的骨头,红色的肉清晰分明,血还没有流出来。当时我也没顾上拿我的断指,按住手指最后一节关节,迅速跑回生活区。

二副刚好遇到我,我说手指压断了。二副看到手指时立即在生活区喊人,拿药。其实当时我根本不敢看自己的手指。当时已经是血肉模糊不堪,不知道疼不疼,也不知道麻不麻。船长令人给我兑了一瓶盐水,还亲自给我上云南白药并包扎。船东代表火急火燎地联系交通船安排送我去医院。大多数人都是七手八脚地忙活着,有放梯子的,有给我擦汗的,有协助包扎拿药的。他们的热情让我放松了精神,忽然间双眼前全部黑了,而且站立不住要倒下了。在同事搀扶下我坐到了甲板上,当时船长说我的脸部苍白。

忘记等了多久,小船来了。在同事和船东代表的陪同下我们下了船。从大船到小船上用的梯子是普通的铁梯子,直上直下。当时下到小船后厚厚的纱布已经被血浸透透的了。当时我就断定不能回船继续任职了,交接不可能了。还好跟二副关系挺好,二副对于签证还是很熟悉的。我把我的重要工作就托付给二副了。没三副能马上派人,没人签证,船是没办法航行的。

从镇上打的到芜湖市区。当时去了一家医院,医生说他们那里不行,建议去弋矶山医院。随后我们有打车到芜湖弋矶山医院。坐诊大夫立即查看我的情况,同事拿着我的断指,那一小部分还在手套里。当时估计都不敢拿。医生从手套里扒开看了看,直接让丢了吧。骨头碎了,肉碎了,没办法接。医生清理伤口时候我始终都不敢看。药水清洗伤口的声音和时间让我清楚自己的伤口可能不是普通创伤那么轻。医生告诉我说先暂时缝合,由于断面较大,现有皮肤组织不能完全包裹住伤口,要把手指肉往下切开,挖出点肉缝补到伤口上。但是不能保证伤口长好。如果发现伤口长不好,长不住,还需要截一段小指。当时那个医生应该比我大不了几岁,态度很好。他建议用第一种方案,毕竟年轻,手指能保住一点还是比较美观的。那时候我已经没有什么想法和选择的心情了,我就听从了医生的建议。

做完手术中午1点多了,可能累了就打上点滴睡着了。从住院到出院一共十三天,本来定一周后拆线,由于手得经常活动,手指长的不是太好,期间主任医师还是建议截掉一段。天气炎热,伤口发炎几率较大。后来通过跟主治医生沟通还是留下来。继续实施第一种方案。在住院期间船东代表负责我的饮食起居,还是要真心的感谢他。

由于什么都不懂,法盲的我不知所措。住院期间我海校同学高**看我,我们私下商量还是不要让家人知道。家人知道后不仅天天担心,还不一定能够帮上忙,到时候只会一团糟。于是我就在网上查看劳动法,根据自己情况向网友提问,在网上律师群简单询问等。首先我自己要确定我这种属于工伤吗?由于我是给他们帮忙,我的工作职责不该干。网上的结论是肯定的。接下来我就查看工伤伤残标准,对比自己的情况看能不能上伤残等级!由于网上有商业保险的伤残标准和职工工伤伤残标准是不一样,所以我自己无法专业甄别,到头来一直是一知半解。在出院前几天,打完点滴我就打车去找律师事务所。由于好多律师事务所咨询都是收费的,律师在没有得到钱时候大多都是不愿意多谈。在大街上漫走,偶然发现有法律援助中心,心里大喜。进去后,志愿者热情接待,详细咨询了他们。他们明确告诉我我种情况属于工伤,而且达到职工工伤伤残标准十级。由于我的东家是南京的某公司,所以芜湖是没办法给我提供更多帮助。建议我先去跟公司交涉,如果公司不想理赔,可以去南京法律援助中心咨询或者寻求帮助。或者直接去劳动局申请仲裁。

路子大体清晰,心里有点底了。当时还在医院傻傻的等公司的通知,还妄想公司会主动联系我,不仅安抚我的情绪,还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结果。等到出院那天依然没有得到任何答复。我问船东代表,我该如何进行下一步。他说跟公司沟通过了,公司让我先回家养伤,工资照发。我跟管理公司联系,他们居然也是这样答复。我再次来到法律援助中心,律师建议我还是及早把事情谈妥,回家后如果公司不再支付工资,或者工资降低,或者不谈赔偿怎么办?是不是还要再来?再来找他们可是求他们了,他们一点压力没有。

于是我就拒绝了公司,要求给一个说法。商业保险还能赔点钱,而且是我自己出钱买的保险。我为公司付出劳动,根据劳动法规定,公司应该给职工参加保险。出了险,应该联系保险公司申请理赔啊!这时候公司人才告诉我说只给员工买了意外险十万块,按照十级伤残只能够赔偿一万。天呀,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于是我就跟管理公司交涉,管理公司说你还年轻,不要考虑钱以后养好伤还来这边做,到时候提职快。当时我就反驳了,公司只给买十万意外险,假如我出了意外难道就赔十万?我的生命安全怎么保障?还没有我自己买的保险赔的多,公司根本没有把我们的生命安全当回事,更没有把我们的权益放到心里。对于这样不负责任的企业,我还敢再来吗?

由于公司没有给我买社保,根据劳动法规定,没有给职工买社保,当职工出现意外,公司要承担所有费用。这些费用包括:

  • 医疗费用,

  • 营养费用,

  • 护理费用,

  • 一次性伤残赔偿金(十级伤残按照南京赔偿标准是六个月工资,具体记不太清了)

  • 误工费,

  • 还有再就业补助金等。

当时芜湖法律援助中心按照南京标准,粗略估算我应该得到十万以上的赔偿金。于是出了院我就直接去了公司,准备跟他们交涉。

管理公司联系我说别让我狮子大开口,毕竟在这里干了好几年了。听了她说的我气不打一出来,说这话的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我当时就跟他们讲,我说的都是有法律依据,而且我没有非要这么多钱。她说要我体谅一下公司,公司现在效益不好。说实话,原来他们企业每年挣几百万,上千万的时候我出了事,他们会主动多给一分钱吗?况且我根本没有看到公司的任何诚意,最起码连我的病情都没有过问。公司说,问了,经常跟船东代表联系,有人说你只是掉了一块肉,达不到十级伤残。听了这话就知道往下的路还很艰难。他们的扯皮和打太极是很下三滥的。

还好我当时把病例,x光片随身携带。到了公司我直接掏出来给他们看。公司人居然摆摆手说,我不看,看了也不懂,我们也咨询过,你的伤够不够伤残等级还待研究。这时候看到他们是多么没有诚意了吧。公司成立这么多年,他们不可能不清楚劳动法所规定的内容,不可能不了解职工工伤伤残条例。他们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反正持久战他们打的起。他们还是劝我回家养伤,有事慢慢谈。当天我就告诉他们这件事不解决,没办法跟家里人交代。这件事不解决就不能回家。准备租房住,一直等到事情解决。

出了公司我就知道撕破脸是在所难免了,于是我就找了一家宾馆住下。记得那天是周四,晚上就查劳动局,法律援助中心的具体位置,准备白天去奋斗。说实话能走到哪一步心里还是没有底,到底公司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管理公司说他们不想赔太多,但是具体多少也不说,他们也不问我想要多少钱。其实我自己该要多少钱,心里也没有数,但是我清楚不可能得到法律尺度的那些钱。

周五一大早我就坐公交车来到法律援助中心,去了以后我大致把我的情况说了一下。律师告诉我我的工伤属于劳动法所规定的工伤,而且伤残等级能够达到十级,经核算应该能够得到10万的伤残赔偿。由于公司没有给职工买社保,所以公司应该承担这些费用,这些是不容置疑。但是如果走正规程序,怕我熬不过他们。毕竟调解,仲裁,起诉都需要好多时间。况且我们公司老板是全国人大代表,不能排除他不做小动作,不能排除有关部门不给他面子。无论是金钱,还是时间对我都不利。律师建议我如果公司愿意出6~8万就接受他们赔偿,六万是最低限。鉴于公司没有出钱的诚意,我也不好提出调解。管理公司一直问我想要多少钱,我始终不想先开口,我的回复是让船舶公司提出多少钱再商量。这时候管理公司也比较为难,因为船舶公司是想先听我的口气,假如我说出价格,他们好就地还价。我想听他们的也无非想知道他们的诚意。所以我们就这样僵持着。

出了法律援助中心,我就奔往市劳动局。市劳动局也有免费律师提供咨询。我把我的情况大致跟她说也了以后,再次确定我的工伤。伤残等级是可以确定十级的,而且赔偿标准不差多少。劳动局给我建议是,无论他的关系如何,让我相信他们。首先去劳动稽查大队投诉他们没有跟员工签合同,买社保。让劳动局给他们施压,公对公。当时一报公司名称,劳动局告知,船舶公司注册地在南京下属一个县,应该去县里劳动局交涉。

周六我就开始网上查阅医疗,寻找法律法规文件。管理公司跟我联系,想做中间调解人,问我想要多少钱。我还是把南京的赔偿标准告诉了他,让船舶公司自己掂量。让他转告船舶公司无论是路多么难走,我都要走下去。自己的权益不维护,黑暗更会变本加厉。当时颇有秋菊打官司的意思。这时候估计管理公司跟船舶公司不停的交涉,因为假如我真的去投诉他们不给职工签订合同,不给员工买社保。劳动稽查大队检查他们他们根本没办法找补,毕竟他们事实证明就是违法的,而且不仅是我本人,还有好多员工都没有签订合同,都没有给买社保。这个违法行为坐实以后,受到可不止是几万的罚款。即使他们怎么搞小动作,只要我们态度强硬。铁证如山的事实他们不可能太过分,除非政府部门不作为,跟他们沆瀣一气。同仁们想一想,现在习主席当政老虎苍蝇一起拍的时期,他们还敢这么放肆吗?如果我真的求助于媒体网络了,船舶公司能不害怕?船舶公司的人也开始有点软了,开始推脱自己也是打工的,做不了主。这些都是托词,刚开始强硬,无情的时候怎么做主的?所以我感觉他们就是想跟我这样耗着,试看我到底是不是纸老虎。

在这里奉劝各位同仁,

  • 在工作中一定要小心,一定要注意安全。

  • 不能伤害别人,不能伤害自己,不能让别人伤害。

  • 当我们合法权益受到侵害,一定要冷静,以法律为准绳据理力争,避免做一些不必要的纠缠。有些公司确实是死猪不怕开水烫,那么我们在寻求帮助时要结合事宜,尽量让劳动局,海事局介入给他们施压。

  • 所以希望大家能够在业务多看一看《劳动法》,《2006海事劳工公约》等相关内容。也有同仁怕相关部门踢皮球,或者消极接待。

  • 只要我们盯着紧就不怕他们搞小动作。在船上还要搜集一些公司做的违法事情,不是为了让大家要挟人家,是为了在我们权益受损时候让他们形成压力。我们积极举报违法行为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义务。

以上是我受伤维权的经历希望我们船员同仁能够引以为戒,注意安全,提高自我保护意识。希望和船务公司能够善待自己员工,提高自己的责任意识使航运业更好地持久发展。

本站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