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资讯网|郑州信息港-郑州最专业的便民信息网站
您的位置:郑州资讯 > 财经新闻

三百年前的四大“现代派”艺术天王返璞归来

时间:2018-01-01 10:07   来源: 互联网    作者:文辉

原标题:三百年前的四大“现代派”艺术天王 返璞归来

他们是僧人中的画家,画家中的僧人

他们生不逢时,命运坎坷

逃于禅而隐于画

是山?是水?是无常?是永恒?

三百年前的四大“现代派”艺术天王

返璞归来

张大千拿半生时间玩命学石涛

齐白石恨不得能早生三百年做八大门下走狗

吴冠中力顶他们是中国现代派美术开山之鼻祖

他们就是弘仁,髡残,八大,石涛,明末清初四大画僧

说来这四大画僧,生前经历坎坷曲折,一生郁郁不得志,佛教界把他们当画家,书画界当他们是靠舞文弄墨不至于托钵乞食的和尚。是的,生前他们的艺术始终未能入得正统画派之大门。而如今,他们的作品,却被曾经狠狠拒绝过他们的紫禁城永久收藏。

四僧之一的石涛,五十多岁时曾北上京城,千方百计想得到康熙皇帝的青睐。但是,结果却并不如人意。在人生最为郁闷的那段时日,石涛洋洋洒洒的画了这样一幅传世山水。

王鲁湘-主持人:这个《搜尽奇峰打草稿图》卷给人印象最深的就是这个密密麻麻的,千千万万的点。

杨丹霞-故宫博物院书画部:对,你看这一幅图你能够感觉到,他胸中蕴含的那种郁郁之气。他确实是因为它这个是在北京期间他创作的,在北京待了这几年,一直也不得志。

王鲁湘:郁闷不得志。

杨丹霞:不得志,他实际上我们一会儿看他的这个题字,我们就能够感觉到就是什么呢,我在这儿这么长时间,居然没有得到官方的一个认可,没有得到大家对于我山水的一个很公道的一个评价,所以他心里头是有种非常郁闷的情绪在这里,这个一股气儿顶着他。

王鲁湘:化成了千千万万的这个点和线。

杨丹霞:千千万万点和线,包括这个颤抖的这种水纹,你都能感觉到就是这种郁薄之气喷薄欲出的那种感觉。

王鲁湘:终于获得一次发泄机会。

“一生郁薄之气,无所发泄,一寄于诗画,故有时如豁然长啸,有时若戚然长鸣,无不以笔墨之中寓之。”几百年过去了,石涛的这种郁薄之气,依然荡漾于紫禁城。

2017年4月到7月,故宫博物院将160多件四僧的馆藏作品和盘托出,让他们的心血与今人相见。于是,我们获得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缘,一睹四僧留给我们的纸上山水,分享他们凝固在笔墨中的人生况味。

杨丹霞-故宫博物院书画部:(弘仁)他画的东西呢,都非常的静。

王鲁湘-主持人:安静,对。

杨丹霞:非常的安静,好像不识人间烟火的样子。

王鲁湘:可以说是寂静了,已经不是安静了,寂静。

杨丹霞:是是,那么在这个静当中呢,他也有那种僧人所特有的那种枯寂的味道。

山水问我何寂寥!纵然人生际遇坎坷,但是内心终究在作品中克服了现实的困顿,获得了自在宁静。起码,从古至今,人们愿意从传世墨迹中习得这样的态度。事实上,弘仁,髡残,八大,石涛,他们四人除了石涛、八大两人有过书信来往,其他几个人相互都没有任何交集。那么后人为何将他们四人归拢到一起呢?

将八大山人的作品,从四僧中挑出来,极其容易。因为他的作品最另类、最自我!八大的画很简单,构图、笔触都有股子混不吝的劲儿!站在这些作品前,似乎能看到衣衫褴褛,但一身傲骨的八大,鄙夷不屑的对看画的人摆出一副“爱看不看、爱喜欢不喜欢,我就这样”的表情。冷漠、闲散、荒诞等等复杂的态度,是消极,但是用美来表达消极,是不是消解了消极呢?八大山人原名朱耷,江西南昌人。他和石涛有许多相似之处:他是朱元璋的第十七子宁献王的后裔。八大十九岁那年,从王孙贵族没落为前朝移民,还惨遭大家族的灭门之灾。为保住家族血脉,他不能以死明志。在留发不留头,留头不留发的时局下,他断然选择落发为僧。八大的一生极为坎坷,他与梵高有几分相似,精神的疾病使他行为异于常人,他曾疯癫过两次,一辈子穷困潦倒。

朱耷《杨柳浴禽图》

王鲁湘:说到八大,就是一般的人印象最深的,就是他的鸟,还有他那个翻白眼的鱼是吧?

杨丹霞:嗯。

王鲁湘:像这张《杨柳浴禽图》,也是经常在图册中间看到的。

杨丹霞:对,这件东西,是我们的一级文物,而且是跟《清明上河图》一个级别。

王鲁湘:一个级别的。

杨丹霞:对,至于说到他画的一些禽鸟,包括他画的一些动物,比如说画的兔子呀、猫呀那种。就是您提到的那种翻白眼的,可能这是一个就是现在年轻人比较半开玩笑的一种说法。它实际上它是确切地说它叫冷眼。

采访者:冷眼。

杨丹霞:因为如果翻白眼从禅家而言就带了执念了。

王鲁湘:对。

杨丹霞:作为八大而言,他是心如止水,不生喜怒。

王鲁湘:不生喜怒。

杨丹霞:所以他画的鸟,画的鱼,画的其他的那些鸬燕啊什么,包括鹿啊那样的。他只是冷眼,他用冷眼看待这个世界,用冷眼看待一切。

王鲁湘:嗯。

杨丹霞:因为本身他跟髡残一样,他们都属于曹洞宗传人,所以在参禅之人,是真禅者,他是既要不立文字,也要不生执念。所以他是通过这些禽鸟和动物的这种冷眼,来把自己的这种对于佛法的领悟,对于世事的这么一种观察,他带到这个作品里面。

如果说几个人的作品,石涛是“爱谁谁的大大咧咧”,八大是“我管你是谁的阴阳怪气”,那么弘仁则是“谦逊平和”,他的笔墨如同个性,有种高度的克制感。髡残比之于其他三僧,是唯一一个纯粹是出于信仰出家的。明朝灭亡,他也加入了反清复明的队伍,并因此吃尽苦头,晚年饱受病痛折磨。

清 髡残 层岩叠壑图

杨丹霞:我觉得髡残吧,他个性特别突出。

王鲁湘:嗯,脾气很大。

杨丹霞:对,脾气大。另外还有一个就是说他对他,就是不入他法眼的人,你是横竖不行。但是他觉得说这个人值得交,值得尊敬的人,那么他是非常地热情,而且非常地细致。

杨丹霞:所以同样对于文人们,你看程正揆、程清溪也是二臣,在清廷当了官的。他对他就很好,两个人互为知己。但是对于周亮工,他就说这个方外人士不便与闻。他就说周亮工已经来南京做官很久了,但是我是和尚,我不便跟他打交道。所以他这个人就是合得来的就怎么样都好。包括他闭关期间,那这个祖堂,这个幽栖寺是大寺。那么幽栖寺的这个寺产都是四五百亩,那么他作为住持,你想想,那这么手底下有数百号的僧人。所以在他经年闭关,在这个祖堂山顶,那么他闭关的时候没有任何人敢打扰。他脾气爆,但是程正揆来了,排闼而入,直接闯入出关,拉起来就走。

王鲁湘:哦,这可是很犯忌的事情啊,禅师在闭关的时候。

杨丹霞:对,把这个髡残拉起来走,拉起走干嘛呢?说入城,就到南京城里头洗澡。完了呢,在这个菜地里,这个寺庙都有田地啊,在这个田地里头寻一些那个新鲜蔬菜完了做茗粥,完了就是什么呢,就是你活动活动,你身体本来就不好,那么强把他拉出来。

本站搜索